公告  :   8月份各部门媒体稿件颁发排行榜
鲁韵散文


    编辑:孙培宇     点击:106

    在大家的心中,总是有那么多的嘈杂,萦绕着,刺痛着,骚动如风中的飞絮,痒着你的心,让你抽搐着,震颤着,忘记了自己本该拥有的感受。像是浮在水面的油,用虚伪的尘垢夺走了本该拥有的清澈,把一个贞洁的孩童变成了一个变乱的奸佞。大家都渐行渐远,我看见那些恶语中伤,流言飞疾,暗暗诋毁,欲盖弥彰,趋炎附势,还没有昂首,就已经让你遍体鳞伤了,还怎么能再看呢,不忍了。忠言逆耳,你不愿听了,没有了真心的赞美,花儿也开得不那样鲜艳,生活就像是一个灰色的大锅,罩住了你,隔绝了美好,在里面无休止的煎熬着一颗颗淋漓的心。堵不住耳朵,恶疾还在飞扬跋扈的嘲笑着那崇拜阳光流水清风的年轻骄傲。我还能抬起头,忍着污浊,抬起头看一眼心中的那个美丽的泡沫——诗意的活在这片土地上。“居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。”回为何而乐,我想这样的诗意的栖居的状态赐予了他一颗淡然安详致远的心,人们需要的仅仅是衣食所安。这不就是一种诗意么,我不曾体会,我的父母也在像别人一样为这了生活创造着一切,我不能说这是错的,因为我享用着这一切。这不是我自己在给自己立悖论。时代不一样了,那个躬耕自足的时代太久远了,你不能出世太远,搞得自己像个另类,饮山泉吃野果,飘远逸仙,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,那不过是形而已,不得其意。真要诗意的栖居,就要得意忘形。得其要义而不在乎其形式,那大家就要有一颗诗意的心,和一个追求生活诗意的梦想。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记忆中的童年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